唐琳酱

偶尔喜欢填填词的咸鱼一条

【填词】原曲 Echo

Echo - GUMI

(中翻填词)

You konw me? my soul?
不要说  是你
I do too well
划破记忆
Cause your will your soul
迈步的意义
Saw you
触及
I need a lee
镜子墙壁
I don't care why leave me
你离去又在哪里
You guess all
无言语
That you will discreate my mind
我渐渐沉向海底
Why don't you
门开启

I can still remind me why
话语我未遗忘
I don't want honestly to rescind my dream
别把昨夜星光埋藏
Listen that I've been mine like every truth
我保管好此刻真相
Don't drop tears or lie
不再去抽泣
I need to remind
打破迷茫
Don't rescue me while I do sink
别在沉沦中唤起
And there's new luck be with you
我翻看你的过往

You konw me? my soul?
不要说  是你
I do too well
划破记忆
Cause your will your soul
迈步的意义
Saw you
触及
I need a lee
镜子墙壁
Who are you
那是你
Oh you oh you oh you
哦哦  是你  是你
are designed for what you did
牵动木偶机器
You can be jeering really morally redacted
你已离开无声无息
No reason
迷题

I can still remind me why
话语我未遗忘
I don't want honestly to listen my dream
别把昨夜星光埋藏
Listen that I've been behind every truth
我保管好此刻真相
Don't drop tears or lie
不再去抽泣
I need to remind
打破迷茫
Don't rescue me while I do sink
别在沉沦中唤起
And there'll be new luck be with you
我翻看你的过往

I just still remind me why
我仍未将其遗忘
I don't want to steal or erase my dream
我不愿错过那片星光
Listen that I've been mine like every truth
我聆听清此刻真相
Don't drop tears you're right
停止了抽泣
I need to remind
走出迷茫
Don't rescue me while I do sink
别在沉溺中忆起
And than to last to be with you
终到达你的目的地

应该就这七张了吧...
叶神生快!!

【叶神生贺】他说:“谢谢。”

2025年,叶修在兴欣。

这一天,叶修从上林苑刚起床,就被老板娘拖到电脑旁边。
“这台电脑,我把荣耀锁住了,你今天必须刷其他网站三个小时,才能玩荣耀!”陈果老板娘看起来满脸的严肃,只不过她嘴角上扬的笑意出卖了她。
“好吧...就当休息休息了。”
叶修随手泡了碗泡面。

第一小时

叶修打开了陈果故意设置在收藏里的bilibili网,他看见了,首页在被【叶神生贺】的各种视频刷屏。
随手点开一个视频,【叶神个人燃向剪辑,bgm君临天下】。

“十年,
像是一场噩梦。
(一叶之秋易主)
我一直等待着,
醒来的那一天。
(君莫笑上线)
我归来时,
城若阻我,
我便拆了那城。
(十区公会大战)
官若拦我,
我便宰了那官。
(冯宪君捂胸口吃药表情包)”

“噗...这什么啊,我有那么凶吗?”
叶修拄着下巴微微一笑,嘴里虽是这样说,却用陈果的号给这个视频投了两个硬币。

“谢谢。”
他这样说。

第二小时
他打开了职业选手的QQ群。

夜雨声烦: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那家伙过生日啦今天,我猜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看他这样本剑圣今天就不要求和他pkpkpk了,老叶恭喜你又老了一岁!生日快乐!
沐雨橙风:
叶修,生日快乐!
迎风布阵:
老叶,那啥,生日快乐啊!
包子入侵:
老大,生日快乐!我给你唱星座歌!
王不留行:
叶修生快。
百花缭乱:
某人生日快乐,知道不!
大漠孤烟:
生日快乐。
一枪穿云:
前辈,生快!
索克萨尔:
叶修前辈生日快乐。
... ...

他看到了,满屏都是他的生日祝福,面对这些平日里或者表示嫌弃他的同事或者很仰慕他的后辈们,他发现自己在赛场上说垃圾话的那张嘴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确切地说,想说的太多了,说也说不完。
然后他看到私信的窗口突然弹开——

笨蛋叶秋弟弟:
混账哥哥生日快乐。

叶修微微一笑,敲了几下键盘。

君莫笑:
你也是。

第三小时

叶修用兴欣的官方账号打开了微博,他看到“叶神生贺”的那个话题赫然排在话题榜的第一名,数据还在不断攀升。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我们队长啊,哪都好。”
“感谢在那一天遇到了你,最好的你。”

他看到了无数他的这样刷着他的应援词,他想起了十多年前并不完善的职业联盟,想起了他为嘉世打下的王朝,想起了在那个雪夜里被放逐,遇见了兴欣,想起了那个曾和他并肩作战的少年,想起了无数个在网吧里没日没夜地刷副本组战队的时光,想起他最后举起奖杯时兴欣的大家一起托住他的手... ...

“喂,你们别让我哭啊!”
叶修对着电脑屏幕强扯出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其实眼眶早红了。

在三小时的最后一分钟,他用兴欣的账号发了条微博:
谢谢。

然后,他便叼着烟,在那个角落里,继续着他的荣耀,他的信仰。

【啊啊啊老叶生日快乐!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祝福只好私心满满的写了这么个文,虽然我知道你是屏幕另一边存在的人,可你的精神你的信仰,是屏幕这一边的我的一道光。那么叶神,明年生日见!】

《寻剑》01

占tag抱歉,因为辰星这个tag冷没人看就打算把自己摸鱼发在这里好了orz
这是一个原创的故事,灵感来自一节吵闹的自习课【不】

——————————
chapter1.问剑

    古人好问,问天、问地、问苍生... ...不过无论问什么,最后总是兜兜转转归到一处——问己心。

    剑谷,以剑为名,以剑问心。

    剑谷是个剑文化盛行的地方。在这里,人人都修得一身好剑术。谷外的人一旦提起剑谷人,就肯定会提到他们高超的剑招和出招时那让人目眩神迷、沉醉其中的剑光。但,对于这些被谷外人夸赞得口水满天飞的东西,剑谷人不以为然。说到底,练剑就是他们的日常,和普通人天天吃饭睡觉没什么区别。又或者说,剑谷人认为精妙的剑招和绚丽的技巧都是外物,真正能让他们动容的,是他们的佩剑。

    剑谷中人的佩剑,不是随随便便找个铁匠就能锻造出来的,更不是能够被随便丢弃的。因为,剑谷中人的佩剑都是在“寻剑”仪式中得到的,每一把佩剑就代表了一个剑谷人的心、剑谷人的魂,是剑谷人的另一条生命。

    每个剑谷人十八岁那年都要参加叫做“寻剑”的仪式,那是他们的成年礼。仪式那天,所有孩子都会穿上自己的母亲亲手缝制的道服,在谷主的安排下进入谷中央的万剑冢,在那里寻找自己的内心,以及一把终生属于自己的剑。

    万剑冢,剑谷中最神圣、最古老的地方。入口很平常,只有一块用古字体刻着“万剑冢”三个字的不起眼石碑将它与外界隔开。跨过石碑,眼前的景色也无大变化,只是能隐隐约约听见远处或弘大或清越的金铁之声,仿佛是不甘屈身于谷底的哀鸣。再向前走,就走到了万剑冢第一个岔路口,这时如果抬头,就会看到不远处的空中压抑着的铅云,可深深的谷底怎么会有云?云朵从来只在天空飘飘然,高傲地俯视着深渊。那铅云,是千百年来剑的煞气凝聚而成。一旦走进铅云笼罩的范围内,人们的感官就会不自觉地被这像罩子一样遮天蔽日的云所影响,产生幻觉。幻觉虽假,却也真实。在万剑冢里产生的幻觉全部影射着来者内心最深处的东西,有些人沉迷于幻境,醉生梦死不复醒,还有些人,凭借自己的意念打破心魔。从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作“剑煞云梦”。

    破解“剑煞云梦”的谷民,随着缘法,自然而然就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佩剑。

    万剑冢见证了剑谷的兴衰,它默默注视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老去,它孤独地守护着剑谷的无尽岁月,沧海桑田,唯它不变。

    这样说也不尽然,一直伴随着万剑冢的,还有一个剑谷人家喻户晓的传说。

    传说,曾经有一把绝世神剑,剑主是一位仗剑走天涯的盖世侠客,虽然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却也逍遥快意。但有一天,剑主抛弃了神剑,将其丢入了万丈峡谷,决然离去。神剑与侠客相伴多年早已有灵,突然的别离更是点化了它,让其诞生自己的意识。

    它看见主人在悬崖边松开的手,看见身侧略过的云,看见和主人一起快意江湖的日日夜夜... ...

    它不甘心,它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要抛弃它?是一起出生入死的羁绊还不够深,还是它太天真,为何悬崖边离去的背影不带一丝留恋?

    神剑还在坠落,朝着看不到底的深渊。谷底吹来的罡风撕扯着它尚不稳固的魂,刮得它身上皆是看不见的伤痕。砸向谷底,它只觉得视线一黑,陷入了沉睡。

    只是它沉睡时心有不甘,于是执念化成无数把宝剑,每把剑都有着自己的性格和轮廓,以及在剑光深处闪耀的兵魂。

    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神剑希望有一天那个人能念点旧情,回来看看,然后发现这一处剑之宝藏。剑那么多,他一定会在无数把剑里找到一把比它适合他的、不会再被抛弃的剑,并带着那把剑再一次浪迹天涯。

    这,便是那个关于万剑冢的传说,无人知晓这到底是真是假,留下的只有剑谷人对神剑没有期限的等待的惋惜。

———————————————————

    胡华筠今年18岁,正是到了参加“寻剑”仪式的年纪。她的父亲是一位有点好吃懒做的铁匠,一生也没做出什么惊世之作。而她的母亲却是在谷中出了名的心灵手巧。她每天在万剑冢不远处的小亭子里,恬淡地摆弄着梭子,为刚成年的谷民编织剑穗。

    机杼声声,丝线缕缕,飞梭舞动,伊人不复。

    她的手上已经有了老茧,但就是这双手织出的剑穗,装点了无数谷民在18岁那一年对未来的梦。

    谷民们看着这一对有着云泥之别的夫妇经常感到很不解,为什么他们心中的女神级人物会和这样一个碌碌无为的懒铁匠在一起,生活还过得有滋有味?

    某一天,谷里嘴碎的老婆子们终于忍不住了,围着胡华筠的母亲问道:“小云啊,你当初怎么想的和那个懒骨头在一起了?你们根本就不合适!”

    这时候,胡华筠的母亲只会微微一笑,缓缓起身,轻柔地挑起织布机上的一缕纤细的红线,注视着它,不言不语地给手中的剑穗做最后一步装饰。那样的平静,那样的温和,唯有眼里隐约闪烁着旁人看不懂的光芒。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或许让人不理解,可胡华筠的母亲云潇潇和父亲胡如辉就这样默契而简单幸福地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怡然自得。这样的家庭环境,让胡华筠形成了质朴却也仗义的性格。谁都想不到,胡华筠成为十几年后名动天下的“君子剑”,竟是她平淡而温馨的家庭环境造成的。

◆暮色小镇原贴传送门◆


『ilem的暮色小镇(样楼)』
开楼时间:2015.7.7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3878033577?share=9105&fr=share&see_lz=1

『ilem的暮色小镇正式楼』
开楼时间:2015.7.12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3887699267?share=9105&fr=share&see_lz=1

『暮色小镇V2.0——乾青之梦』
开楼时间:2015.7.26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3922876408?share=9105&fr=share&see_lz=1

『【演绎游戏】朴梦元泱』
开楼时间:2015.9.12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4037647138?share=9105&fr=share&see_lz=1

『【文字演绎游戏】暮色小镇·次元之境』
开楼时间:2016.2.3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4337818681?share=9105&fr=share&see_lz=0

『角色演绎游戏:暮色小镇暑假篇』
开楼时间:2016.7.5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4652878625?share=9105&fr=share&see_lz=0

『ilem的暮色小镇·冬与春的纪元』
开楼时间:2017.1.15
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4940319290?share=9105&fr=share&see_lz=0

◆暮色小镇·圣诞特典◆

2016.12.24
chapter2.

【凤阖 旅行者】
门外一阵骚动 而后有一阵香风透了进来,一只手推门而入,一位高大的老人拥着十几位丰娆女子走了进来。

老人身材高大,却邋遢异常,满头灰发乱糟糟的,袍子已经破旧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但那几位怀中的女子却没有一丝嫌弃,巧笑嫣然。

“老板,”那高大老人一只手扶在柜台上,嗓音沙哑道:“这里可有一位姓唐的女子么?”

【舰长 旅行者】
为什么... ...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一直在看舰长?

“他就是不跟我说话... ...怎么办... ...”舰长真是想不明白:“也许我不太会跟别人说话?”

... ...

无奈之下,还没明白过来的舰长就像被某种气场吓跑了。

『王利发 旅行者』
他不屑地看了那高大男子和众女子一眼,手中拿出了一个奇怪的剑。

“此地乃禁律之地。”

系统提示:众女子被驱散出茶馆,高大男子不能进行行动。

“哦对了,你们要是想去曦瓦城得快点,马上要封城了。”

【宋洛书 旅行者】
听到有人在谈论吃食,宋洛书决定先合上书凑过去。

“老板,请问有什么吃的吗?”也不知为何,一旁的山丘看起来很尴尬。

那本书被她拿在手里,似乎不受控制的翻了一页。舰长看到书后,很惊讶的感叹了一下。

“你知道他的来来历吗?”宋洛书晃了晃手里的书。

【舰长 旅行者】
“嗯?有人叫我?”

【丝萝 旅行者】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外面正在下雪,一片雪白,在外面呆着怪冷的。

这里有一家茶馆。

“进去看看?我也没事干。说不定会遇到认识的人。”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似乎有很多人。

“那个,你们好呀?这里……”

【宋洛书 旅行者】
舰长一副疑惑的样子,宋洛书在内心默默揩了把汗。

“舰长你知道这本书的来历?”她抖了抖手里的书,好像完全忽视了这是本珍贵的古册。

【鸰 旅行者】
鸰看着眼前的... ...实际上摔晕的他并不能很好地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就呆滞地等待自己的耳鸣声消散。

【唐琳  暮色】
“喂喂,你怎么了?怎么...瞳孔涣散了我去?!不会真是被我误伤了吧...”

唐琳顿时一脸【小镇石化jpg.】+【ilemengbi jpg.】。

她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脸,可是那人只是一脸呆滞。

“呃,救人要紧,先把他带进茶馆吧...”说着拔下那人身上的苦无,拖着他一点点走向——故人所在的那个茶馆。

“累死了...”唐琳擦擦汗,一把推开茶馆大门:“同志们你们好,这么久过去了有没有想和我谈笑风生的?”

【宋洛书 旅行者】
被点名的人像有什么事,先走开了,宋洛书也无奈的耸了耸肩。她重新回到老板那,询问有什么菜系。

“炒面?”

“那麻烦给我来一份吧,谢谢。”

她有些尴尬的看着菜谱上大大的炒面二字,又顺便要了壶茶。

门外的雪又大了几分,这样下去会封路的。为之后的计划担心了一下,宋洛书选择四处看看。茶馆的东边,青色门帘的另一侧是天井,她抽出黑色斗篷披在身上,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郭某 旅行者】
"跑得再快,也跑不过时光,看得再远,听得再清,也看不穿黑幕,听不到真相啊。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让自己更迅捷,更敏锐。"郭某说道,"王老板,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这两方面大概颇有心得吧。能不能请您••••••指点一二?"

【山丘 旅行者】
“来了个新的陌生人……”我吃完饭后,眼睛看着那个呆滞的人。

不过,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呆滞?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不像人类的东西,瞬间汗毛竖起!

我突然站起来后,其他人似乎吓了一跳,但此时我顾不了这些了……

【鸰 旅行者】
鸰不喜欢人们盯着他看,用手遮住头顶上的羽毛。

【丝萝 旅行者】
“真的好热闹啊。”挫了挫手,我在一处较远的地方坐下。

看着有人推门进来,这个人很眼熟。

“既然来了就要买点什么吧...”

“为什么茶馆会有炒饭?我还是要一壶热水就好了。”

看着眼前毕竟热闹的景象,陷入沉思。

【心玲 歌姬】
“唐琳姐~!”

甜甜的声音拖着长音,接着一个紫色的身影就窜出了座位。

“我想死你了~!”

【三角矛 旅行者】
5分钟后,我发现了这个茶馆有一个特点:随时都会有人在大声说话。

“嗯… …想睡觉还要换个安静点的地方… …”

(“同志们… …谈笑风生的?”)

“喂喂,没看到地上趴着的那个吗?”三角矛心里这么想,但肯定没有说出来。

“唐琳,这里……有可以睡觉的……比较安静的地方吗?”好像是第一个出现的我认识的人吧,只能找她说几句了。

【丝萝 旅行者】
“呼...一杯热水果然最舒服。”

小抿一口,刚抬头,看见一阵紫色的风过去。
“?什么情况什么东西过去了?”

转头看向那个紫色身影的地方,只见她抱住了一个女孩,并在她身上蹭了几下,喊着唐琳姐什么的。

唐琳?

好熟悉的名字。

『王利发 旅行者』
“敏捷?敏锐?”他笑了笑,然后取出了一双鞋。

“假如我说这双鞋可以在思想和行动方面都变得更敏锐,且能让人变得无比敏捷,即使你不做任何事,懒懒地就能做到这点,你会要吗?”

(顺便茶房给丝萝递了杯热茶)

(啊,谢谢。接过热茶小尝一口。)

【唐琳  暮色】
“啊啊,心玲好久不见!”唐琳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然后瞬间变得惊恐无比。

“心玲你轻点,旁边有伤员...被我捅的...”然后把旁边遮着头的鸰带到三角矛那个角落。

“安静的地方...楼上吧,那里天花板能看到外面,挺漂亮的。你要休息顺便带着这位伤员,再照顾他一下,这人看起来有点内向多和他聊聊天,我先和大家叙叙旧。”

说完把鸰推到三角矛旁边。

『王利发 旅行者』
“顺便各位我要提醒一下……乃们才在这里休息了一晚上(已经休息过一晚了)可能不知道,但这座城马上可能要进行封锁,所以如果要出去的话,最好尽快。”

“另外,楼上最好不要去。”

『鸰 旅行者』
鸰对于眼前纷繁缭乱的景象,充满了不解。当然,厌恶的情绪所带来的,是顽疾的复发。他又将放于头顶的右手放下,掐住自己颤抖的左手。皱起眉扫视着周围的人。

【丝萝 旅行者】
“搞什么,半天没人……”

起身,将喝完的茶具还了回去,往前走去。

“嗯……那个?”

鼓起勇气打了个招呼,但貌似声音太小,没人听到。

“我还是找个地方休息吧。”

我转身就走,又回到了自己原本那个角落。

【宋洛书 旅行者】
从天井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除了落了一肩膀的雪,宋洛书什么收获都没有。

掸掉快要融化的雪片,宋洛书转身回到茶馆。她四处看了看,发现山丘迅速消灭了一碟小菜。

“哟,山丘好啊。”

紧了紧斗篷,她大咧咧的拍上山丘的后背。

店老板的一句话让她顺便皱眉。

“嗯……那请问有什么快速的方法过去吗?”

(喝茶,倒茶,丝萝愉快的做起了店小二一般的工作。)

『王利发 旅行者』
王利发听到宋洛书的话,嘴角弯起一道弧线。

〖主线剧情(雾)已开启〗

“等会楼上会有一些‘商队’成员下来,正好是要去曦瓦城的,如果可以,你们可以跟着他们去,安全绝对放心。”他笑了起来。

【灾    旅行者】
大雪纷飞。

正太轻轻拭去头顶浅蓝色假发上的积雪,冷冷地看着茶馆,像个局外人。

只是一瞬而已,他的头部就被黑色的头盔覆盖,不留一丝缝隙。
       
该下去看看了,他走进了刚刚画出的法阵中。
       
茶馆门口,一个身着纯黑色轻甲的人默默地靠着门口,看着茶馆内的一举一动,一言不发。

【心玲 歌姬】
嗯……伤员吗……

心玲取下了自己的背包放在地上,逃出一瓶不明药粉和一卷纱布和布胶带:“来,伤口先敷上这个药,然后说说自己的病情吧~”

【宋洛书 旅行者】
闻言宋洛书顿了下,店主的微笑绝对没让她心生好感,反而一股不安从脊柱开始攒动。

他刚才说,不要上楼,却又有商队要去城里。

眼角的余光瞥到一旁幽深向上的木质楼梯,宋洛书站在原地打起了鼓,却在嘴上问到店老板她的炒饭好了吗。

【唐琳  暮色】
“嗯... ...那个... ...你好我叫唐琳,刚刚看到一只鸟很有趣就用苦无飞了一下,结果插到你身上了,很抱歉。这里不会治疗所以大概只能拜托楼上那些master们了。如果你同意的话可以点点头。”

『鸰 旅行者』
鸰不想直面看着任何人,甚至不想直面这世界,眼神飘向窗外...没作什么回应

【三角矛 旅行者】
“好……”我刚要回答,那个“内向的伤员”就像是疾病发作一样,作出一个十分痛苦的动作。

我赶紧扶了他一把,“那个,我们去楼上吧,哪里比较安静,你正好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心玲突然出现了。

“把伤员交给心玲,这不是再好不过了吗?”我心里这么想着,一边把干脆把伤员甩给了心玲。

“楼上啊,”我看了看“幽深”的楼梯,感觉有些古怪,不过唐琳就是从那里下来的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吧。

三角矛一个人上了楼梯,期待着窗外的雪景,和梦境中的红桃5。

『鸰 旅行者』
苍白的脸仿佛没有被染上颜色一般。人的形态会使他的左手..应该说是左边的翅膀感到难受,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自己想变回鸟的样子。

一个神奇的段子

在辰星还高挂的时候,一阵翼风吹来,把言喻吹到了山丘上。在那里,她看到了一只名字叫做心玲的猫在和另外一只叫做初夏的猫玩。小苏和小南从不远处走来,告诉言喻山脚下有一条河,河上有艘战舰,战舰的舰长在和旁边的唐琳说话。唐琳手里有一本宋洛书,书上记录着世界上所有可能发生的灾。不知道因为什么舰长突然拿出了镇舰之宝三角矛,插向了旁边的郭某,郭某表示他去EG的坟墓就能满血复活。这时候一只鸰鸟飞了过来,落在了河边的梧桐上,发出了“顾顾”声。

【填词】《镇命歌·暮色》(纯歌词版)(修正)

《镇命歌 · 暮色》
(暮色小镇印象曲)

星辉为墨  静默流淌史册
寥寥花火  辉映着暮光轮廓
顾为声色  轻吟唱昨夜的诗歌
遥望相隔  归心静默无人托

金鼓未落  素衣钝剑不惑
曦光几何  谈笑间迎风自若
书香盈舍  流年行间看破
狡黠为则  灵心澄澈如琥珀

万法不敌运筹指尖 来去无挂牵
君子喻义不巧言 雌雄何为辨
红装百里流苏绵延终归于原点
款款东南相望碧海接云天

云卷风过  绘万物逍遥客
千年风波  是非对错自定夺
攲帆侧舵  黑白对错怎评说
片叶蹉跎  满城枫红暖心侧

谁在灯火明灭角落谱乐章成线
谁在孤桥尽头铭刻下誓言
谁笑人间皆看不穿灾祸亦作缘
谁人离去无言留佳话成篇

啊~~~~~啊~~~~~啊~~~~~~(间奏走起)

多少时光飞逝匆匆追忆成倒影
多少欢颜与祈愿闪烁如繁星
多少思念点亮虚空追赶着流萤
纵若彼端不见莫忘当年景

寰宇苍茫百代流转唯日月相映
白浪淘沙尽翻涌 千古风流自浊清
叹残霞缥缈如烟 黄粱梦谁甘醒
奏一曲浮生寂静 幸前路非独行

【填词】《镇命歌·暮色》(加人名版)(修正)

《镇命歌·暮色》
(暮色小镇印象曲)

【辰星】星辉为墨  静默流淌史册
【众人】寥寥花火  辉映着暮光轮廓
【顾声】顾为声色  轻吟唱昨夜的诗歌
【唐琳】遥望相隔  归心静默无人托

【山丘】金鼓未落  素衣钝剑不惑
【果子】曦光几何  谈笑间迎风自若
【洛书】书香盈舍  流年行间看破
【心玲】狡黠为则  灵心澄澈如琥珀

【矛】
万法不敌运筹指尖 来去无挂牵
【言喻】
君子喻义不巧言 雌雄何为辨
【小苏】
红装百里流苏绵延终归于原点
【小南】
款款东南相望碧海接云天

【翼风】云卷风过  绘万物逍遥客
【郭】    千年风波  是非对错自定夺
【鸰】    攲帆侧舵  黑白对错怎评说
【梧桐】片叶蹉跎  满城枫红暖心侧

【舰长】
谁在灯火明灭角落谱乐章成线
【铭启】
谁在孤桥尽头铭刻下誓言
【灾】
谁笑人间皆看不穿灾祸亦作缘
【张恒】
谁人飘然离去留佳话成篇

啊~~~~~啊~~~~~啊~~~~~~(间奏走起)

【众】
多少时光飞逝匆匆追忆成倒影
多少欢颜与祈愿闪烁如繁星
多少思念点亮虚空追赶着流萤
纵若彼端不见莫忘旧时景

寰宇苍茫百代流转唯日月相映
白浪淘沙尽翻涌 千古风流自浊清
叹残霞缥缈如烟 黄粱梦谁甘醒
奏一曲浮生寂静 幸前路非独行